802 北京低降水超级单体回忆录

我用手机拍下的802超单

这大概是我所拍摄的第一个超级单体,也是唯一一个。在北京2020-2021的几个超单中,也是这一位最广为人知、能见度最好。这一天的我还在小升初的暑假中,当晚正在听编程课。我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当时的形势了,只留下了下面的一张探空图。记忆中当天一整天都是晴空万里,应该是北京第二段冷涡季的冷涡槽后。

当天的探空 使用PY版SHARPpy绘制

记得当时的两个多单体风暴是从西北部山区出现的,其中的第一个单体维持强度,走偏北路径进入河北省东北部后就趋于消散了,大概是离开了冷涡南侧的暖区,我只看到了一些云砧,并没有太深刻的印象。而第二个多单体风暴则位置偏南,很快从昌平进入了平原地带。从探空可见此时1000m高度存在一个干暖盖结构,多单体风暴在山上并没有遇到这个阻碍,加上山上的SRH(风暴相对螺旋度)远低于平原地带,实际上属于利于风暴产生而不利于风暴组织的环境。

改地面高度为1400m 模拟山上的环境

当这个多单体风暴进入平原后,干暖盖一层所提供的负浮力导致部分较弱的上升气流区被截断,迫使其上升气流区重组,得益于山下较高SRH的帮助,很快该单体便组织成为一个超级单体。当日风暴入流较弱,出流偏强,加之整层并不湿润,单体的性质属于低降水超级单体。当我看到一个粗壮的云体向我缓缓靠近的时候,我立刻扔下了编程课,拿起手机一通乱拍。当天的风暴移动速度并不慢,很快对流柱就离开了地物的遮挡,我看到了这个超单的真面目。

在我的记忆碎片中,这一部分格外完整。在落日的余晖下,单体的后侧下沉气流云体隐隐的闪烁,密集的云间闪电布满了超单的各个部分。由于我住在三层,北侧不远处是另一个小区,导致我并不能看到它的云底。与此同时门头沟、海淀、昌平的一架架相机正对着它底部飞速旋转的中气旋拍照与延时摄影。由于水汽条件过差,RFD区域几乎没有降水,无雨云底RFB一览无余地展露在世人面前。然而它的云底并不平坦,在QQ群里,一张惊世骇俗的照片令所有人停止了各自的发言与感叹:清晰的墙云,和一个弱小的悬垂结构——发育中的漏斗云。十分遗憾,这张照片已经遗失,但毋庸置疑的是:微弱的0-1 KM风切变没有留给让它在北京这片“广阔”平原上降下龙卷的机会。

而我,也在卧室里,大开着窗户,不顾放进家里的蚊子,用手动连点的方式捕捉到了文章开头的那张照片,也是我迄今为止拍到的最好的闪电照片。这张图没有经过任何调色处理,完全出自我当时那台K30 Pro的相机,闪电的正负极在照片中不可思议的呈现出了一蓝一橙两种颜色(蓝色不是很明显)。我对这张照片的喜爱,让我至今仍然把它作为我台风论坛与风羽这个小站的头像。这一幕,仍然在我的记忆中绽放出光芒。

很快,超单离开了两棵树间的空隙,再次被地物遮挡,我这次“家中追风”的经历也随之结束。巧合的是,在它展现在我眼前的这十几分钟,也是它生命史中最耀眼、最强大的十几分钟。随着太阳落下西山,地面逐渐冷却,它也无法再从地面获取温暖的入流。在中气旋锢囚后,它的结构也不再那样的清晰,云砧不再齐整,上冲云顶也不再一起一伏。新的上升气流没能冲破干暖盖,被切断了入流的原中气旋以一次下击暴流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并在地面自动站留下了13级阵风的记录。单体也回到了它在山上的朴素状态,以高架入流的形式继续维持,直至入海。

昨天 2024.3.23气象日 风羽和BBP在北大思源报告厅

那么为什么我到了2024年的今日才把这段经历写成文字发到这里呢?就在昨天,风羽在3.23气象日的讲座中对我说了一句话,大意如下:

“很多时候你不需要跑到很远的地方,也许就在厨房,就能拍到震撼、令你满意的照片。我人生中最好的一张闪电就在是在我家的厨房里拍的。”

而我人生中最好的一张闪电就是在我的卧室里,拍的这一张。

因此,我也想把这段经历分享给这里的各位。同时,期待风羽今年的新作品!

5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4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风羽酱-sdk
风羽酱-sdk
站长-Supervisor
30 天 前

草 首图真给力

stydxm
stydxm
管理员-Admin
回复给  艾达
28 天 前

腼腆.jpg

毛线球里的橘猫
毛线球里的橘猫
30 天 前

进行一波膜拜~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