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森林的无名王者——2017年7月18日黑龙江龙卷爆发

强对流天气爱好者对2017年7月18日不会太陌生——当日傍晚18点左右,一股龙卷风袭击了黑龙江省绥化市,张维村,拉拉屯,造成了不小的破坏。该龙卷跨过S202省道时被不少目击者拍下视频,这些视频在网络上广泛流传。同时由于其在生命末期正面袭击了村落,随后几天众多媒体也对其进行了大量报道。

本次龙卷风事件就这样不温不火的结束了。

5年后。

2022年4月22日,一位美国气象爱好者指出在黑龙江绥棱和伊春之间的莽莽群山中,有一条壮观的龙卷痕迹,甚至在地图应用中的遥感图上仍然可见。听到这个消息,我心中迅速闪过一个画面。

事情要从前几天说起。1987年7月31日黑龙江龙卷爆发序列属于我国龙卷爆发第一梯队,一直都被气象爱好者们津津乐道。PY心血来潮在大地卫星(Landsat)上找到了此次过程中最强龙卷之一,克山龙卷留下的痕迹,随后我认为有必要整理一下能找到的所有龙卷痕迹,复盘一下这次史诗级过程。此次爆发颇为强烈,当天下午超过十个龙卷接地,最高强度达到EF-4级。当时的文献记载到,除了影响最为严重的克山、讷河、拜泉、海伦和呼兰外,更靠东的绥棱也有龙卷出现。于是乎,随后的几天内我开始对照着现在的卫星图,在过去的遥感图上寻找龙卷风的蛛丝马迹。虽然没有找到更多的龙卷痕迹,但在我查看伊春绥棱交界附近的近期卫星图时,发现了一条淡色的带状物。由于该带状物尺度特别大,我想当然的认为是一条卷云,并顺带嘲讽了一下谷歌——数据覆盖优化都做不好。

事实上,这根本不是一条“卷云”。

听到美国龙卷爱好者的消息后,我立马查看了遥感图,确认了他说的确是一个龙卷痕迹,并把痕迹出现的精确时刻缩小到了2017年7月15日~2017年7月22日之间。通过查看向日葵8号卫星的云图,最终确定这个龙卷发生在2017年7月18日下午。这个痕迹之大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意料。龙卷的第一段痕迹不间断的长度达54.78km,龙卷在海伦东北部的山区(47.74, 127.69)接地后,直径迅速扩大,达到600~700m,随后进入绥棱。进入绥棱后龙卷向东偏南方向前进14.5km,进入山谷中的平原,于绥棱海伦队南500m处跨过努敏河。在谷底平原中行进10km后,于五一经营段南600m处上山,进入庆安境内。龙卷在山区平行于S12省道前嫩高速继续沿东偏南方向行进了20km,龙卷痕迹最大宽度高达1.5km。由于EF0~1级风速破坏的树木在这个分辨率的卫星遥感图上基本不可见,所以该龙卷风必定要宽于1.5km,直径很可能在2km以上。龙卷经过链刀沟后进入伊春乌翠区,此时龙卷强度开始减弱,痕迹直径逐渐缩小,转向东南方向行进6km后龙卷痕迹消失。沿着痕迹方向延伸4.5km处,龙卷痕迹再次出现,宽度在200m以内,说明龙卷于此再度加强并造成大量树毁。龙卷跨过鹤哈高速后,进入伊春,乌翠区,最终在伊春鹿鸣矿场附近(47.401, 128.579)消失,这段总长度约20km。龙卷末期还正面袭击了一处林场。由于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在两段龙卷痕迹之间龙卷是否发生抬升而离地无从可知。如果这是一条连续的龙卷痕迹,那么它的总长将超过80km。当然,即使痕迹是断开的,也不妨碍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物。

2017年7月18日海伦-绥棱-庆安-乌翠龙卷风第一段痕迹

而当天另一个龙卷,也就是文章起始提到的拉拉屯龙卷和这个无名的龙卷同属一个天气系统。通过比对坐标和卫星云图,拉拉屯龙卷的母体超级单体雷暴位于系统的西南末端,是一个较弱的超级单体。当时我们依据目测和感性认识并未深究,认为拉拉屯龙卷就是源于该系统中最强的雷暴,而忽略了默默无闻的真正“王者”。此外,本次过程在更北面的五大连池也有另外一条龙卷痕迹,不过这条龙卷更短更小,接地的地方也更为荒凉。

2017年7月18日黑龙江附近向日葵8号卫星可见光云图,东北冷涡东南有大量对流活动,图中黄色为三条龙卷大概的路径

发现新龙卷的兴奋逐渐平息后,我又重新看了看地图上的卫星图,突然反应过来这个“痕迹”就是我这几天看到的“卷云”。当时的我简单地认为中国龙卷整体强度不高,不会有这么长、这么大片的痕迹,而把它错认为卷云。然而是我切实地低估了中国东北强对流天气的实力。随着我们继续对卫星遥感图的深入挖掘,黑龙江境内更多的龙卷痕迹被发现——

2018年7月13日~14日过程产生的四条龙卷痕迹:

  1. 伊春,汤旺,二龙山(48.44, 129.06);
  2. 黑河,逊克,峰前村(48.70, 129.11);
  3. 黑河,逊克,双岭工区(48.34, 128.41);
  4. 黑河,逊克,翠峰林场(48.81, 129.32);

2020年8月25日过程产生的五条龙卷痕迹:

  1. 黑河,北安,山口湖水库东南(48.40, 127.52);
  2. 黑河,逊克,山口湖水库东南(48.47, 127.55);
  3. 黑河,逊克,乌斯孟林场(48.39, 127.92);
  4. 黑河,逊克,乌斯孟林场东南(48.37, 128.10);
  5. 黑河,逊克,双岭工区东(48.34, 128.48)。

其中,2018年7月13日~14日伊春,汤旺,二龙山龙卷痕迹极其清晰,应该也具有强大的实力。二龙山龙卷的起始点均非常接近村落,但都被它完美避开未造成严重破坏,所以同无名的王者一样鲜为人知。其余的几条龙卷强度不高,出现的位置也同样偏僻。如果没有此番巧合,随着植被再次控制碎木遍布的空地,这些痕迹也许会被永远埋藏在时间的长河中。

2017年~2020年龙卷事件和1987年龙卷爆发事件对比

此刻,北国冰冷的大地正在逐渐回暖,湿润气流已经在我国南部集结,西南涡在长江流域激发大片雷暴,随着副高的北抬,一年一度的东北强对流季也即将拉开序幕,不知今年的东北冷涡又会带来怎样的光景。

最后,让我们感受一下无名王者的震撼。

2017年7月18日海伦-绥棱-庆安-乌翠龙卷风全部痕迹
4.8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4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Cyanide
Cyanide
编辑-Editor
7 月 前

在遥感图上找龙卷痕迹有的时候还是需要一些运气( ・ˍ・),说不定过段时间又找到新的了

苏镝坷 (风羽酱-sdk)
苏镝坷 (风羽酱-sdk)
站长-Supervisor
7 月 前

支持A神

东风波
东风波
5 月 前

这是真正的气象考古()

之前看到有一篇文章讲要遥感图像找俄罗斯森林里的龙卷风,看来东北应该也比较适合这样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
()
x